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墙角里的人吓破了胆,看着不死人一点一点靠近,反抗都不干了,只是抱着自己的脑袋一个劲儿的尖叫。

    “没有,我没有啊。”

    “你们都看不起我,你们都觉得我是怪物,啊……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所有人!我不是怪物,是你们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都是你们是你们啊……”

    不死人还没有走到墙角里去,又发了疯一样的停了下来,然后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用力往下一抓,抓下一片血肉,掉落了一地。

    这一抓,他整张脸都已经变形了,我几乎都能看到他血肉之下发黑的骨头了。

    他抓着自己两只手的腐肉,狰狞的走到墙角,然后把手伸到那人的前面,声嘶力竭的说到:“你看看,这是我的肉,这是我的肉啊!我从自己脸上抓下来的,是你们把我变成这个样子的,是你们!可你们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又嫌我丑,说我是怪物,我好恨,我好恨啊!”

    不死人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他双手用力一捏,从自己脸上抓下来的肉就被他给挤压的变形,如同稀泥一样从指缝之中飙了出来,洒了墙角的人一脸。

    我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不死人的这种心理,我完全理解。

    此时的他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至少在正常人的眼里,他不是一个人了,正常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肯定恨不得将他给直接剁碎了才好。

    可变成这个样子就是他自己愿意的吗?不一定,从他的话里来看,跟着他过来的两个人似乎也是神宫的,神宫的人把他来炼制成了蛊人,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换了是我我也会觉得抓狂啊。

    “不是我,不是我把你变成这样的,是左护法,是左护法啊!是他说的变成这样就能不死了,变成这样就能成为最厉害的人了,也是你自愿变成这样的啊不关我事的是啊……”

    墙角的人已经崩溃了,面对这样一个不死人,不崩溃才是真的奇怪了。

    不死人死死的盯着他,两只眼睛里一片凶光,突然就变得无比凶狠起来。

    “是我自愿的,是我自愿的,可是没有人告诉我我会变成这个样子,没有人!左护法,左护法,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暴走的不死人已经没有任何理智可言,在他心里剩下的即只有恨了,那人要是不说这些话也许还好,可是一旦说了,激起了他心里的仇恨,那么此时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果然,不死人嘶吼一阵之后,目光就紧紧地盯住了他,然后伸手将他给抓起来,狠狠的砸在地上,然后一拳一拳朝他身上砸过去,一时间惨叫声不绝于耳。

    我经历过多少厮杀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可是看着这一幕,心里却感觉有些心惊胆战,甚至不愿意去多看。

    不是不敢,而是实在是恶心。

    不死人每一次用力砸下去都会让身上的腐肉掉下来一块或者更多,而被他巨力砸到的人更是凄惨无比,蛊毒加上他的力量,完全能够把人折磨致死。

    很快,那人已经死于非命,但是不死人并没有就此罢休,不停的朝他身上招呼,一直到把他的一张脸和胸膛都给打的凹陷了下去,这才罢手。

    我看的额头上冷汗直冒,这种东西,的确是不能称之为人了,甚至连野兽都算不上!

    我真的无法明白,神宫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思,难道他们面对这种存在的时候就不会感觉到恶心吗?

    那两个人都死了,但是从他们的话里面我却得到了几个有用的消息。

    第一,不死人是自愿的,听起来制造出蛊人这种东西,一开始似乎都是让自愿的人去参加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被炼制成蛊人之后,会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第二,把不死人变成这个样的人,是神宫的左护法,左护法在神宫之中是什么位置?是除了黑衣王之外,下面最牛逼的两个人之一,左右护法的左护法。

    在这两个基础之上,就能够推断出不少其他的信息了。

    比如神宫制造出来的这一批蛊人,数量可能并不少,而且最开始引诱这些人自愿的诱惑,多半就是告诉他们只要成功了,就能变得很强大。

    再者,神宫制造出这一批蛊人之后,肯定是将其分送到了不同的领域和不同的地方,武林中肯定有,黑拳界中也有,神宫不是一个按照规矩办事的存在,那么谁也不敢保证他们不会将蛊人投放进普通人的人群里。

    建立在这几个基础上,再来推测神宫的目的,可就有些让人心惊胆战了!

    我心里正想着这些东西,突然,一阵脚步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我立马惊醒过来,一个就地翻滚,悄无声息的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