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盖进贤受上赏,蔽贤蒙显戮,今有士子XX县XX年XX,恭文修武,于新丰公考之中,录得文武之才,有郡县之能……”

    一间雅室之中,一个年轻文士,拿着手里的这封信函,激动的不能自已,大声念诵着其中的内容。

    他不能不激动,因为这是皇长孙写给他的一封信。

    信上虽然没有用什么华丽的词语和夸张的修饰语,只是简单的形容了一下,他在新丰公考过程之中展现出了文武之才,并且表示肯定,希望他继续努力‘毋失孤望’‘砥砺前行,行圣贤之道’。

    有这几句话,就已经足够了!

    而居于上首,听着自己的儿子念诵着信上内的父母,也都是同样激动。

    这次新丰公考,自己的儿子虽然落选。

    但是,长孙殿下能亲自修书,予以勉励!

    这本身就是成功啊!

    “吾儿,长孙殿下不弃于汝,则汝不可背殿下!”坐于上首的一个中年文士,抚着胡须微微劝诫着:“殿下,以国士待汝,汝必得以国士之才相报,方能不负殿下之信!”

    “儿子岂敢!”年轻人俯首拜道。

    此刻,在他内心之中,长孙殿下,就是三王五帝一般的明主圣君!

    是值得用尽一生去效忠和辅佐的君主!

    年轻人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从怀里掏出另一封信,道:“父亲大人,侍中领新丰令张公,还给儿子写了一封举荐信,大人可要听?”

    听到这话,端坐在上首的中年文士,猛地起身,道:“吾儿快念给为父听听……”

    举荐信,就是敲门砖。

    一位侍中官的举荐信,若是运作的好,说不定可以让自己的儿子,比其他人拥有一个更好的起点。

    年轻人于是兴奋着打开手里的帛书,骄傲的念了起来。

    中年文士听着,脸上的喜悦之色,渐渐淡去。

    倒不是这信里的内容有什么不好,事实上,信上照例吹捧了一下自己的儿子,而且评价还蛮高的。

    只是……

    这封举荐信,是写给‘县道有司及诸边塞州郡长官’的。

    而且行文之中,也说的很明白,只是见才心喜。

    换言之,这封举荐信虽然有效力,但效力也就仅限于能让持信者获得一个被县道有司和边塞州郡长官接见的机会。

    能不能被用为官吏,还要看对方的。

    不是那种想象中一个侍中官用自己的名义,向他的一位同事或者朋友推荐一位有才能的年轻人的真正推荐信。

    但……

    话虽如此,但这封信的本身,也传递出了无数善意。

    一位侍中官,点评了自己的儿子,这事本身就是一个可以炒作的机会。

    至少,哄骗一下自己乡亭的泥腿子,绰绰有余了!

    要知道,这可是张蚩尤的点评!

    这样想着,中年文士复又露出笑容,对自己的儿子道:“此番新丰公考,吾儿虽败犹荣,往后要戒骄戒躁,继续努力读书,不可辜负了长孙殿下的一片苦心!”

    “诺!”年轻人恭身一拜,此刻他内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喜欢读书,想要读书。

    他要发愤图强,做一个殿下期许的‘文武之才’。

    …………………………………………

    相同的一幕,在数百个家庭上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