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伊莎贝拉觉得再没有比这更离奇的事了。

    一转眼,自己竟然从被害者变成了害人者的头领。

    这……这算什么?

    可如果她不答应,对方就不会放过她,更不会帮她报仇。

    可如果答应,自己拿什么去做?

    她结结巴巴道:“我……我没做过老大。”

    “既然你是大家族的继承人,你总管过人吧?惯例匪盗其实也一样,先认识一下他们,然后给他们安排工作就好。听话的就奖励,不听话的就惩罚。比如今天,他们犯了错误,就需要惩罚……”

    黑影说着,轻轻挥了下手。

    所有的鬼盗便同时嗷的嚎叫起来,显然是诅咒爆发了。

    不过鬼盗的诅咒爆发程度明显低于罗宾,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溃烂,只是全身上下到处都是出血点,血水渗出,看起来渗人已极。

    伊莎贝拉颤抖了一下,陡然叫道:“够了,他们没有背叛你,他们只是选择了中立!”

    说出这话的一刻,伊莎贝拉自己都在颤抖,自己怎么敢跟这个魔王这么说话的。

    但是下一刻,诅咒竟然真的停下了。

    黑影道:“既然你说够了,那就够了。”

    他说着看向那一大群鬼盗:“托你们新的领导者的福,你们的惩罚得以中止。”

    伊莎贝拉长嘘口气,她也不是笨蛋,知道对方这是特意在帮自己立威,施德。

    这会让她后面的工作好做许多,尽管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深吸口气,伊莎贝拉说:“我需要知道所有人的名字,特长,能力,还有他们日常做事模式。”

    “这个简单。”黑影喊了一声:“巴尔博!”

    大胡子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巴尔博是跟随了罗宾很多年的老人,这里的情况他都了解,就让他做你的助手吧。”

    “好……好的。”伊莎贝拉硬着头皮点头。

    黑影拎起罗宾向远处走去:“那么,这里就交给你了。记住,你有三天时间来适应这一切。”

    “三天?三天后呢?”

    “三天后,会有一支部队过来围剿你们,包括两名牧师,四名神殿武士和大约二十名扈从。”

    什么?

    听到这话,鬼盗们再度哗然。

    神殿牧师可不是好对付的,神殿武士更加强大。

    鬼盗中唯一的战力罗宾已经被废掉了,即便他在,也不会是这支队伍的对手。

    “寂寥之森能挡住他们吗?”伊莎贝拉问。

    “你知道他们既然敢来,那多半就是有抵御的手段。事实上,部分神术的确可以对付这种诅咒。”黑影的回答让他们绝望。

    “那如果我们撑不过去呢?”伊莎贝拉问。

    黑影回答:“那你们就死。”

    “你不会让我们死的,对吗?我们死了,就没有鬼盗了。”

    伊莎贝拉做着最后的挣扎。

    她还在期待对方给她一个更好的答案。

    但事实令她失望。

    黑影冷酷无情的回答:“你错了,你们死了,我就再找一个队伍来。鬼盗永远都在,只是未必是你们。”

    ————————————————

    离开被打击的体无完肤的队伍,黑影现出阵容,正是凛霜。

    他的年纪虽小,实力一般,但是有些东西却可以超出实力范畴的,比如那种得自河西密林的诅咒。

    除此之外,就是提在凛霜手里的这个罗宾了。

    一直苦于没有材料的凛霜好不容易得了一名三级武士,自然要好好利用起来。

    所以离开寂寥之森的他直接去了附近一处石窟,那是他留在这里的秘密实验室,用来研究这里的一切。

    这其中就包括对当地生命形态的认知,凛霜发现,鲲地生命的独特秉性,使他们更适合成为制作傀儡的材料。

    以血肉和核心,各种材料为辅助,一个特殊的傀儡计划就此诞生。

    有了这个计划,凛霜就可以在自己真正成长起来之前,拥有一支强大的听命于自己的部队。

    来到实验室,确认附近没人后,凛霜开始了他的第一具特殊傀儡的制作……

    当凛霜这边开始他血肉傀儡的制作时,伊莎贝拉和她的鬼盗也陷入了恐慌之中。

    凛霜的说话就象是催命的音符,盘旋在每个人的头顶。

    逃是逃不掉了,诅咒在身,恐怕一旦离开远了,没有主人药物的压制,诅咒会立刻爆发。

    逃不掉,就只能想办法应对这次危机。

    一大群鬼盗挤在一起,纷纷商量着应对之策。

    “还能有什么办法?干娘的,就是一个字:干!”有性子暴躁的大吼大叫。

    “你只要只会把我们全都带上死路,我们不可能是那些家伙的对手。”

    “那你们还有什么办法?”

    “我们搞个埋伏,等他们过来后,就一起杀出来,伏击他们。”

    “你在开玩笑吗?你的陷阱看起来就象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意。吼!你被抓了!是这样吗?你指望着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